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官网!国内最权威、最专业的留学咨询平台!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我要收藏

首页正文
留学问题,请加微信咨询:

我们提供专业的留学咨询服务

留学微信咨询

留学专题

首选留学品牌

我在剑桥的日子——邓亚萍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结束后,我接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是当时由于赛事频繁,直至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后,我才住进学校,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学校给我开了英语、语文、历史三门课,其中英语课的比重最大。

  学习是紧张的,每天的课程都排得满满的。

  除学习之外,我每周还要三次往返几十里路到国家队训练基地去进行训练,疲劳的程度可想而知。

  每天清晨起床时,我都会发现枕头上有许多头发,梳头的时候也会有一把一把的头发脱落下来。

  对此,我并不太在意,倒是我的教练和队友见到我十分惊讶地说:“小邓,你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可能是学习的用脑和打球的用脑不一样吧。”

  为了更快地掌握英语,几位英语老师建议我到国外去学习一段时间,在他们的热心帮助下,经清华大学和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我选择了久负盛名的英国剑桥大学。

  飞向剑桥

  1998年2月26日我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飞向剑桥。

  飞机徐徐降落在伦敦市最大的西斯罗机场。   我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过卫星厅,老远就看见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他看清了我以后,急匆匆上来打招呼说:“我是大使馆派来接你的,我叫郭少春。”

  他并告诉我大使夫人也在候机室等我。我顿时觉得心里热乎乎的,更觉得过意不去,怎么惊动大使夫人亲自来接我呢。

  见到了大使夫人,还未等我致谢,大使夫人却先说:“大使没有空,我代表大使来接你。”

  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深深地感到我与祖国是那么近那么亲。   

  晚上,我很荣幸地来到大使官邸出席宴请,席间,马振岗大使一再勉励我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学习,不要压力太重,有困难可随时与大使馆联系。

  他还请教育参赞跟剑桥大学学联联系,请他们届时能多加关心和帮助。在伦敦逗留了两天,28日上午,按照学校事先通知的地址,小郭开车送我到剑桥。

  起步艰难

  第二天就是开学上课的日子,全班一共才9个同学,教室不大,9张课桌椅向着黑板,摆成半圆形。

  40岁左右的女老师先让大家做自我介绍。

  接下来老师给每人发了两张讲义就开始讲课,课堂上没有什么纪律,讲解方式也很随意,老师一讲课,同学们一边七嘴八舌地抢着回答问题。我在云山雾罩中上完了课。

  四、五个星期过去了,每天十五、六个小时的付出,收效并不大,英语水平的提高也不显著。

  作为一个插班生要赶上其他同学困难太大。加上没有教材,每次上课才能拿到老师发的讲义,这种教学方法也很难让我适应。

  生活的环境也不尽人意。

  到英国留学的留学生,多数都是住在学校所安排的英国人家里,我也不例外。   本想住在英国人家里,一来可以更多地了解英国的风俗民情,二来可以有更多的英国会话机会。但是我所居住的这个女房东家,距学校太远,而且房费伙食费很高,每月除了要交200多英镑房租,还要交100多英镑饭费,两项合起来每月的支出约合人民币将近5000元。对一个自费到英国上学的我来说,惜金和惜时同样重要。

  记得当我头一次穿着防雨运动衣,骑着自行车到学校时,许多同学见了都大为不解:怎么世界冠军还骑自行车来上学?

  是啊,世界冠军也是凡人,我的所有,是我用汗水换来的,它来之不易,我必须十分珍惜它。学习和生活上的困难困扰着我,我急切盼望能改变这种状况。

  同胞情深

  远离祖国和亲人,在异国他乡,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同胞情、游子情。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骑车到市中心买东西。听到老远有人叫我,找了半天才看见一位很秀气的小姐朝我走来。

  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对我说:“我叫郁蓉,在英国学绘画。能找到你,真不容易,自从我爸爸妈妈从国内打电话说你已到剑桥学习,我就打听你的住处,但是一直没有打听到,我想剑桥也不算大,没准会在市中心碰到你,所以天天到市中心来找你,今天终于在这里见到你了,真是高兴。”

  一周后的星期日,我应邀到了郁蓉家。

  郁蓉的丈夫是德国人,名叫汉尼,在剑桥大学著名的凯温迪士物理实验室工作。家里的会话全都是用英语,这对我是极好的练习听力和口语的机会,遇有听不懂的地方郁蓉就给我翻译。

  汉尼先生很开朗,幽默,他说在以前自认为乒乓球打得不错的他,曾输给了他太太。又问我是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打球,我说不能说都会,但拿起球板总能打几下。我们谈得很开心,很投机。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每逢周日,我经常到郁蓉家,汉尼先生教我英语,郁蓉专门为我做中餐。

  当他们知道我的学习和生活环境都不太理想的情况后,比我还着急。郁蓉发动她的丈夫帮我搜集住房信息,每周四登有住房信息的报纸必定要买;大学中心布告栏里登有住房信息的广告必定要看。

  郁蓉则到处帮我打听有没有免费的英语课,有没有适合的私人教师,最终她替我找定了两位私人教师,其中一个收费,一个免费。

  张其军是我国留英剑桥学生联合会主席,他知道了我的困难后打电话给我说:“你不用管了,我们去了解一下别的学校和住处,尽快帮你解决。”

  在张其军及学联其他留学生的帮助下,我终于有了一位非常满意的英语老师———约瑟芬老师,她不仅是我的严师,并成了我第二位房东。

  6月份,我转到了贝尔语言学校,这是一所规模宏大,设施完备,教学系统的语言学校。

  我对英语的学习充满了信心,眼前一片灿烂。

  在我所结识的众多留学生中,最活跃、最富朝气的要数金国平同学。

  听别的同学说,他是国王学院Fellou(即院士),是拥有贵族生活的人。开始我还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他邀我到他家作客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的生活条件确实非同一般,住在富人区的他拥有200平方米左右的住房面积,前后两个大花园。花园里芳草如茵,繁花似锦。

  他告诉我这些都是国王学院给他的福利。我不禁产生了一种自豪感,中国人确实 不是等闲之辈。

  奥委会的掌声

  1996年第26届奥运会结束后,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进行了改组,由中国奥委会推荐,萨马兰奇主席亲自批准,我被选为该委员会委员。

  1998年的会议定于5月29日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举行。我将要出席这次会议,并要准备一篇发言稿。

  会议规定必须用英语或法语发言,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压力。因此在开会前一个月我就像每次备战世乒赛一样,认真地开始了这篇讲话稿的准备工作。我先请中国奥委会成员就有关发言内容,用英语帮我写了一份详细的书面材料。我反复阅读材料,遇到不会的单词就查字典,并跟着电子字典练习发音。经过多次修改,发言稿初步定下来了。我把发言稿拿到给我上课的英籍私人教师那儿,请她帮我检查一下这篇讲话稿中有没有语法错误,最后我请她给我念一遍讲稿,把它录下来。

  每天我打开录音机一遍遍听,一遍遍跟着念。由开始的结结巴巴到通畅流利,半个月后,已经达到可以背下来的程度。

  为了准备这篇讲话,我经常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直至中国奥委会决定届时将派一名翻译陪同,我的心里才算踏实一些。

  5月30日上午10点钟会议开始。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塔尔博格先生致欢迎词,并介绍了这届委员会产生的经过及这些委员获得奥运会金牌的情况。粗略地算了一下,这届19名委员共获得了35枚奥运金牌,可以说19名委员都是每个运动项目中最优秀的运动员。

  5月31日晚上,萨马兰奇主席宴请。这是我在里斯本第一次见到他。萨马兰奇主席一见到我,就很关心地问:“你的英语学得怎样了?”

  我说:“可能有一点提高。”他听后很高兴。

  6月1日是我难忘的日子。

  上午10点钟,运动员委员会与奥委会执委联席会议开始,委员们一一发言。我紧张极了,心好像都要跳出来,那种感觉简直不亚于我打奥运会决赛前的感觉。轮到我发言时,我的心反而平静了许多,我满怀信心地开始了发言。也许是我纯正的发音震住了大家,会场里鸦雀无声,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聚精会神。从我一开始用英语讲,我就看见萨马兰奇主席笑了,一直笑到最后,显然他对我的讲话是满意的。

  在讲话中,我提到了应该把乒乓球的混双列入奥运比赛项目中去,这样就能给更多的女选手提供参加奥运会的机会(这是国际乒联主席徐寅生早就提出的)。

  听了我的发言,萨马兰奇主席赞扬我的提议很好,并说执委会会很认真地研究这个问题。然后他又十分高兴地向大家介绍说,我学英语刚刚3个月,就能说这么漂亮的英语是很难得的。说完,他就带头为我鼓掌,全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和萨翁直接交谈      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邀请我到奥委会总部所在地瑞士洛桑去访问。6月7日下午,我乘坐的班机先抵达瑞士日内瓦。

  6月8日清晨,当我和张指导、小佟到达奥委会总部,萨老一见到我就毫不迟疑地用英语和我交谈,首先他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然后称赞我在里斯本的发言很好,他开玩笑地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才学了3个月英语,就能讲得这么好。如果你要学6个月,那你就该超过我了。”在谈话中萨老说到很希望我能打2000年奥运会,并希望能再次为我挂奖牌。我不得不跟萨老讲,我的困难最主要的是伤病问题。他听后很仔细地询问了我的伤病情况,我如实告诉他我有腰伤和双足骨刺,训练有困难。

  萨老听后,流露出失望的眼神,沉默了一会儿,用很诚恳的语气说:“奥运比赛对于运动员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健康第一,第二才是奥运比赛。”我听后很感动,感激萨老对我的理解。

  萨老很关心我的学习情况,他十分详细地问我住在哪里,在什么学校学习。当他得知我这次学习是自费留学后,当即表示这次留学费用由奥委会来承担,算是奥委会给我的奖学金,并表示不管我将来干什么,他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我。萨老的一番话让我心中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波澜,我由衷地感激萨老对我的关心和厚爱。

  打球表演

  当天下午,在奥委会博物馆的中央摆了一张乒乓球台。萨老早就说好要和我打球。萨老酷爱乒乓球运动,年轻时还曾获得过西班牙乒乓球混合双打冠军。不过他打球时习惯用木头板,所以我特地请张指导从国内为他带来了一块木头球板。

  下午3点钟,只见萨老穿着黄色短袖运动服来到博物馆,春风满面,精神焕发。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后,就开始和我打起球。此时,博物馆内的电视同时播放我在奥运会决赛时的录像,引来了很多参观博物馆的观众围台观看,加油声、掌声此起彼伏,气氛非常热烈。   我和萨老打完球后,主持这项活动的瑞士乒协主席宣布,在场的人可以和我打几个球。这时就见有很多人都排起了队,准备与我一试身手。我挨个与20多位观众打完球,接下来的一项活动是我为大家签字。观众仍然有秩序地排好队,我依旧耐心地一个一个地签。

  在剑桥的5个多月里,我虽然尝到了一些酸甜苦辣,但更得到了朋友和同胞们的帮助,在此,我真诚地说声:谢谢!


您可能感兴趣:
  • 邓亚萍剑桥学语言

    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后,我正式进入清华大学的校门,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事实上,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结束后,我就接到了清华大学的录...

  • 邓亚萍 乒坛有个剑桥博士

    赛场上,她是叱咤风云的乒坛女皇。上大学,她从26个英文字母开始学起。从奥运冠军到博士再到奥运官员,“乒坛皇后”邓亚萍如今更多是以北京奥...

  • 邓亚萍成就800年剑桥第一单

    拥有18个世界冠军头衔的邓亚萍,将英国剑桥大学基督学院的经济学博士学位收入囊中,这个曾因个子矮而不被看好的“乒乓女皇”再一次站上了新的...

  • 英国诺丁汉大学开设"邓亚萍体育奖学金"

    前中国女子乒乓球队选手、世界冠军邓亚萍毕业于诺丁汉大学(The University of...

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工作日9:00-22:00) 商务合作(工作日9:00-18:00)

欢迎合作共赢!

商务合作QQ:596138468